金麻雀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0|回复: 0

自荐:小小说《孟婆汤》(1996字)(发《羊城晚报》,获全国二等奖)

[复制链接]

1

主题

8

帖子

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9
发表于 2016-11-7 07: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晓红 于 2016-11-8 23:25 编辑

发表于《羊城晚报》2016年06月20日B03版(责编:邓琼) 获“采薇杯”全国小小说征文二等奖。   
作者:马晓红(电话13923293898,邮箱4417106@qq.com

孟婆汤(1996字)
马晓红
        他站在街角,把自己藏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马路对面,那棵大榕树下,就是民政局的大门。
        他在这站了3小时13分了,看着榕树的长须在晨风中纠缠,看着民政局的牌匾在叶隙下变得斑驳。
        3小时13分,总共37个人进去,31个人出来。
        22个人出来时是笑着的,其中8个捧着花,1个抱一只毛绒绒的小狗。
        6个人黑着脸,没有说话。
        有2个在争吵,一左,一右,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还有1个独自一人,出了大门,在榕树下呆了16分钟。
        他看了看表,掐灭了手中第20支烟,把烟头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最近两个月烟抽得有点多了,不过也无所谓了!
        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她,他戒了烟。因为她不喜欢。
        现在无所谓了。
        他又看了看表,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先进去吧,最后一次等她了。
        往前走十几步,就是斑马线,正是红灯,还有77秒。
        一辆洒水车唱着歌慢慢开过来,向路边的花圃浇着水。
        他不情愿地后退了几步,绊到一个台阶,一个趔趄,好在扶住街边店铺的柜台,才没有摔倒。
        这是一间普通的凉茶铺。在这个岭南小镇,大街小巷,这种凉茶铺多得很。
        临街一个旧旧的木柜台,上面整齐地摆了几个铝壶、两个保温瓶、一盒陈皮。
        很普通的凉茶铺,只是名字有点特别——孟婆凉茶。
        刚想到“孟婆”,柜台后就探出一蓬白发,接着是一张岁月纵横的脸。
        “靓仔,喝杯凉茶吧!看你虚火旺啊!没休息好啊?”
        最近两个月,他根本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两个月前,单位体检。
        第二天,医院通知他去复查。肺癌,晚期。
        怀疑了三天,决定去省城复查。是肺癌。
        骂了三天,醉了三天,哭了三天,呆了三天。
        半个月后,他打了个电话给她,很冷静,只说了两个字——离婚!
        她马上从另一个小镇赶了过来。
        他抽着烟,一句话不说,只看着她哭,看着她闹,看着她砸东西,然后看着她走了。
        一个月后,她回了条微信,只有两个字——离吧!
        约好的时间就是今天,就是15分钟后。
        孟婆凉茶?他突然想起了“孟婆汤”。
        如果世上真的有“孟婆汤”,我马上买,多少钱我都买。
        他并不想忘记他们在湖南植物园的樱花树下相识,晒着太阳,数着飘落的花瓣。
        他也不想忘记他们在橘子洲头忘情相拥,在璀璨的烟花下尖叫,跟着岸边抱吉他的青年大声唱歌。
        他更不想忘记他们一起南下创业,一起打拼,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
        他们曾揉看酸涩的双眼,努力地敲着键盘;他们曾笑着闹着,抢最后一口“老坛酸菜面”;他们曾数着街灯,憧憬未来的新居……
        他绝不会忘记他们那场简陋的婚礼,那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他根本不想忘记她,不想忘记他们的一切。
        但是,他想让她忘记。
        错过了绿灯,红色的“89”闪了一下,变成了“88”。
        他突然发现柜台后那张被时间深耕的脸上,有一双清澈的眼,深不见底。
        “孩子,我知道你需要这个!”一只干枯的手递过一个水瓶,里面装满了黄褐色的液体,标签上只有四个字“孟婆凉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就是你想要的!”她把瓶子放在柜台上,扶着一张椅子,蹒跚着走进了里间。
        里间没有阳光,有点神秘。
        但他并不觉得恐怖。
        这两个月,他已经相信了很多以前绝不会相信的事。
        红灯眨了眨,变成了绿色。
        他拿起瓶子,在陈皮盒下压了一百元。
        在绿灯的最后一秒,他迈进了民政局的大门。
        她还没来。
        他有点累,在墙角的长凳上坐了下来。
        摸了摸口袋,没烟了。
        口袋里,只有一张车票和一瓶安眠药。那是他最后的财产。
        3分钟后,她来了。
        13分钟后,工作人员看了看他们,拿起了公章。
        在公章落下的瞬间,他看到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把手里的瓶子递给她。
        她摇了摇头,从包里掏出了一瓶矿泉水。
        他拿过她手中的矿泉水,把凉茶放到她手里。
        她没有拒绝,只冲他笑了笑。还是那么漂亮。
        15分钟后,他跟在她后面,走出民政局大门。
        16分钟后,他看着她慢慢喝完了那瓶黄褐色的液体。
        17分钟后,她向左,他向右。
        两个小时后,他登上了北归的高铁。
        找到座位,坐下。听着列车碾着铁轨的声音,他终于睡着了。
        在梦里,他哭了。
        三个半小时后,在夕阳落山前,他终于找到了那棵属于他们的樱花树。
        他在树下席地而坐,呆呆地看着夕阳余晖在小河中旋转。
        正是樱花灿烂的时候,这里却只有他一个人。
        再灿烂的樱花也有凋零的时候。几片花瓣飘进了河里,久久不肯离去。
        他掏出了安眠药,整瓶倒进了嘴里。
        拧开手中的矿泉水,他努力地把那些药片咽了下去。
        在最后一线夕阳闪烁的瞬间,他闭上了眼。
        手中的药瓶轻轻滑落,滚到松松的花瓣下。
        “我的最后一口水是她给的!”这是他脑中闪过的最后一句话。
        今晚的月亮弯弯的,照在最高最灿烂的那棵樱花树上。
        今晚的落樱轻轻的,在那个曾经最英俊的脸庞边拂过。
        这个世界是多么安静啊!
        在那颗最亮的星星眨第一下眼时,她从那棵最灿烂的樱花树后走了出来。
        在那棵最熟悉的樱花树下,她坐了下来,轻轻地抚着那张最熟悉的脸。
        她笑了笑,俏皮的笑了笑,在静静的夜里静静地坐着。
        她知道,明天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的时候,他将会醒来。
        明天,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她是谁呢?
        今天早上,她比他先到了3分钟。
        她看到38个人走进民政局的大门。
        最后一个人,就是他。右手,拿了一瓶凉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jinmaquecm ( 豫ICP备15031010号

GMT+8, 2019-3-21 07:47 , Processed in 0.09739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