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麻雀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1|回复: 0

刘公的“小”情结与大成就 雷涛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
发表于 2016-12-12 06: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公的“小”情结与大成就
(序言)
雷涛
  刘公先生花费数年的精力和心血,干了一件看似简单却意义非凡价值难估的好事和大事,这便是由他编辑付梓的《陕西小小说20年精选》。
  相对长篇小说、中篇小说而言,短篇小说在表现生活的容量上更集中。它写故事的更典型的那一部分,写更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场面虽小但结构紧凑,篇幅不大却情节细节凝练感人。从短篇小说中又分出更小的“小小说”或称之为“微型小说”(俗语亦称之为“一分钟”小说)。字数长者千字上下,短者数百字。这种小小说的特点就是,作者以睿智的眼光捕捉生活中某一瞬间的闪光镜头,加以浓缩式的描写与刻画,来阐明某个主题,或点赞、或鞭笞;或赞颂、或揶揄;或叩问、或反思。故事虽然简略,可是快捷明了,让读者在转瞬的阅读快感中得到审美享受和艺术熏陶。托尔斯泰在《什么是小小说》一文中说:“小小说产生于中世纪”,也称之为超短篇小说。构思精巧是其最大特点,以最小的篇幅容纳最多的内容。
  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刘公先生的创作经历印证了这句老话。他出身于行伍,但对文学创作情有独钟;他写不同体裁的文学作品,却对小小说偏爱有加。多年来,他发表的文学作品数量多多,省内外甚至国内外的相关报刊杂志上都能看到。获奖的篇章也令人刮目相看。可是,奖项多的,值得他自豪的还是他的小小说、微型小说。在我看来,刘公先生是我省文坛上,以小小说、微型小说创作为主、情结最深、成就最大的为数不多的作家之一,从某个角度讲,他是一位佼佼者。我一直自信,对陕西当代文学的发展与成就是了解的、熟悉的,对“文学陕军”的人和事也是了如指掌的。这次和刘公深谈,并观赏他的系列作品和获奖篇目与奖状,我才意识到人不可盲目自信,更不能以偏概全。刘公的小小说情结虽“小”,但成就却大。他使我改变甚至纠正自己的一些认知和失察。
  我由此产生的更多的联想是:在工业、农业、商业和社会其他行业的第一线,着实存在着一大批一边做着专职工作,一边默默地进行文学创作的人群。包括那些残疾人、漂族、蚁族人群。这些业余文学爱好者,践行者如同一股巨大的文学队伍的潜流,看似平静但却巨大甚至是汹涌。同样构成了文学的中流砥柱。他们的队伍越庞大,地域性的文学金字塔的底座就越宏伟、越坚实。我们不应忘记这股力量,而应该用多种方式去关心和帮助他们。这个队伍中会时不时露出极富才华的作家和时代佳作。刘公常年在公安战线苦干,却以“小小说”的创作成就为自己也为社会赢得荣誉,不失是这方面的中流之中的砥柱。花木和松柏构成了满目翠绿的世界,也使世界变得更有斑斓和色彩了。
  我同刘公曾经有过一次倾心长谈。地点就在他那个狭小的被他称为书画室兼教室的屋子。时值盛夏,屋内却没有空调,甚至连一件沙发也没有,可是我们聊得十分有趣,也十分投机。我当时就意识到:这小小说和微型小说大概只有在这狭窄的斗室里才能创作出来。笑话归笑话。我们在讨论中的共同感受是:小小说、微型小说绝非是一种雕虫小技,也绝非是或仅仅是长篇和中短篇的一个附属品,一个陪衬。它是小说家族中的一个成员。正如国与国一样,不分大小,一律平等。
  同百年兴业一样,中国的小小说、微型小说也在中西文学比较中发展并形成自己的风格。观赏近百年来的小小说、微型小说不同版本就会发现,中国的风格和民族心理折射是非常明显的。“小”的描写中所蕴含、隐含的“大”道理、大哲理很深刻。倘若一味固化在小事物、小情节的轻漫心理审视中,是读不出中国式的小小说、微型小说味道的。出现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文学大家如鲁迅、郭沫若、郁达夫、夏衍、老舍、冰心等,也都是小小说的行家里手。他们的作品既受雨果、米勒、莫泊桑、左拉、契科夫、卡夫卡等的影响又以明显的中国方式和风格流传于世。以至后来的王蒙、赵树理、贾平凹等又是在继承先贤文学品质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优长与特色。我读王蒙先生的《雄辩症》时,就有一种捶胸顿足的冲动。这篇千余字的作品把一个心理疾病患者通过与医生的对话,其行为的诡异、思维的荒谬,辩词的狡黠以及逻辑的严重倒置与错位,表现的入木三分。好像读者就在现场,就坐在医生与患者中间在观看和倾听。那种如临其境的现场感。因逻辑的错位与滑稽所给人的阅读兴奋程度,是难以表述清楚的。一篇小小说能达到如此的审美与教育功效,实属不易,也实属不朽。赵树理、贾平凹的长篇,中短篇创作成就读者尽知,而他们的小小说写作同样高超,只不过是因大而压“小”,人们关注不够而已。
  刘公筹划汇编这本《陕西小小说20年精选》,是从几年前就酝酿了的。他的初衷是:让读者了解陕西小小说、微型小说的创作生态、发展历程以及重要收获。完全出于自己的偏爱,也出于一种文学责任和社会责任。此举无疑应当受到尊重。汇编者也承认,所谓精选是相对而言,也许有漏掉或把握不很准的地方。也愿意接受业内和社会贤达的批评。我所欣赏的,正是这个举措也是另一种“原创”行为。仅就创意这一点,也应该加以肯定。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一句时代口号,也是文学队伍想往的常态化的一种理想。陕西文学创作队伍是庞大的、雄厚的。整个社会中的创作气息也是十分浓厚的。然而,也不可盲目乐观。因为,每个年龄梯次,每个创作样态和领域都应有领军人物,都应当保持文学大家的水准。在这方面,我们还应当有一种危机感才对。文学领域的竞争,也是激烈的,甚至是残酷的。一切只有实力说话。也只有公认的领军人物来证明。“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陕西的文学江山永固不衰,必须有这般气度与实力。
  我被刘公的文学精神所感动,于是有了以上简陋的文字,诚望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志愿者喜欢这本选书,并在潜心阅读中读出快感和灵感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佳作,奉献于人民和社会,为陕西文坛增添新的光彩。
作者系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著名作家、学者,陕西省政协常委,文教委主任,俄罗斯契科夫文学奖获得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jinmaquecm ( 豫ICP备15031010号

GMT+8, 2019-1-20 12:50 , Processed in 0.09373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