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麻雀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7|回复: 0

自荐:《寻找文一路 》潼河水

[复制链接]

7

主题

13

帖子

15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52
发表于 2016-2-18 19: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潼河水 于 2016-2-18 19:07 编辑

寻找文一路

潼河水

文一路躲在离家一里外的玉米丛中,已经三天了。她不敢回家。夜很深,透过玉米杆的缝隙,远处的灯火点燃了夜色。其实爸爸很少回来,自从和妈妈离婚后,一直在杭州打工,没文化没技术,在工地提小桶搬大砖。妈妈在家带两个孩子上学,平时骑着马斯达在镇上的邮局门口拉人带客。爸爸听闻妈妈经常带外边的叔叔回家或开房鬼混,经过无数次的吵闹,离了婚。虽然离了婚,但是离婚不离家,妈妈依然在家带文一路和弟弟文二路。
文二路是个男孩子,是爸爸妈妈爹爹奶奶外公外婆眼里的宝贝。自从有了文二路,文一路经常挨妈妈的打骂。妈妈骂,小逼丫的,下次不好好带二路,就不要再上学了。等你爸回来,扒了你的皮。有一次弟弟在外边玩耍,不小心跌倒,头脑瓜子起了个大疱。妈妈回来后,摸起门旁的扫把就劈头盖脸地打,文一路委屈地大声说,我在屋里做作业,不叫他出去,他非要出去。妈妈像一个疯女人,小逼丫的,还跟我犟嘴,是作业重要,还是弟弟重要!话还没说完,扫把又飞了过来。文一路夺门而逃,妈妈边追边骂。因为这件事,爸爸在电话里,骂了文一路半个小时,最后仍然是那句经典的台词,看我回家扒了你的皮。 文一路知道,爸爸不可能扒了自己的皮,但是皮肉之苦在劫难逃。以前爸爸妈妈也爱自己,每次回来,总带很多好吃的零食。文一路五岁的时候,妈妈说,一路,妈妈再给你要个弟弟好不好?文一路高兴地跳起来,好啊,我想要弟弟。没想到,有了弟弟后,一切都变了,爸爸妈妈再不疼她了,好吃的零食,也紧弟弟先吃。有时,文一路也自我安慰,自己大了,都读三年级了,干嘛要跟弟弟争。文一路也知道,弟弟的出生,被计生办罚了一万。想到这些,文一路感觉好笑,爸爸妈妈不是疼弟弟,是疼钱。妈妈数落着,你本事呢?有本事就不会罚钱。你看你那熊样,除了跟家里人闹腾,有本事找计生办拼去啊。爸爸蹲在南墙根,头上被毒辣的太阳晒出了汗,你有本事,你去啊!我去?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本事男人,妻主贵;没本事男人,妻受罪。这话说的太对了。妈妈指着爸爸的鼻子,村长的二大爷家,生了四个了,罚一分没?爸爸的脸上有很多汗珠子往下滚,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的喉咙动了好多次,始终没有开口,只是咽了几次唾沫。文一路拿来绣着花边的毛巾递给爸爸,爸爸使劲地在脸上擦了几把,那些花就黑了。文一路将毛巾洗了又洗,花都被揉碎了,还没有洗干净。妈妈转过脸,小逼丫的,都没用,洗个毛巾都洗不干净。爸爸猛地站起来,眼睛红红的,像燃烧的火球。你有完没完,冲孩子发什么疯!妈妈往墙上一靠,慢慢地往地下缩,像泄完气的皮球。
远处的灯火灭了一家,又灭了一家。文一路看不到天上有没有星星闪烁。密密的玉米杆像堆砌的坟墓。玉米杆散发着清香,淡淡的,像同桌红美身上的味道。文一路很喜欢这种味道。她不止一次地伸头嗅着红美发间的清香。红美不止一次地笑她,你变态啊!后来,班主任也知道了这件事,一路啊,下次不能那样子了,那样子影响很不好。文一路说,我哪样子了?班主任的声音慢慢地提高,你说哪样子?人家身上的味,你凭什么去闻!文一路怯怯地说,因为我喜欢清香的味道。玉米杆的清香很浓烈。掰玉米棒的时候,文一路常常贴近玉米杆的花穗,甚至闭上眼睛,一副沉醉的样子。妈妈逮眼看见,小逼丫的,你是干活的,还是睡觉的。文一路答,我没有睡觉,玉米杆的味道好闻呢。
远处的光亮全部消失了,看不到村庄。没有光的世界,声音就出来了。首先是青蛙,然后是蚯蚓,甚至还有麻雀在河边的树林里叽叽喳喳。它们都在和自己说话吗?这些声音多么温馨,也有淡淡的清香。她喜欢。其实她也喜欢弟弟。弟弟比自己矮一个头,牵着他的小手,感觉自己很伟大,可以教弟弟唱歌,可以教弟弟认识田间野花野草的名字。就在前天,她还带着弟弟在稻田地边的土路上捉蝴蝶。蝴蝶有白的,有绿的,有黑的,有花的,七彩斑斓。它们在路边的花草上飞来飞去,追逐嬉戏。弟弟说,姐,我要那个绿蝴蝶。文一路顺着弟弟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几步之外的喇叭花上有只漂亮的绿蝴蝶。它羽翼一搧一搧的,脚抓住粉红色的花瓣。文一路从它的侧面一点点靠近。等她伸手去抓的时候,绿蝴蝶竟然一搧翅膀飞起来了。弟弟哭着叫,姐,我要啊,我要啊。蝴蝶飞进了稻田地。稻穗已经沉下了头,露出很多针芒来,扎人。绿蝴蝶从这家稻田,飞到那家稻田。文一路就这样追着,越追越远。等到绿蝴蝶累了,落在田埂的一株马齿苋上,文一路终于捉到了它。她欣喜若狂,这下弟弟就不会哭鼻子了。她沿着田埂往回小跑。右手捏着蝶翼,生怕它飞了。
文一路跑到路边的时候,弟弟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抱着,正准备往小车里塞。
男人厉声说,你滚远点。
文一路也大声说,你放开他,他是我弟弟。
男人皮笑肉不笑,如果我不放呢?说完,就把弟弟塞进了车里,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弟弟在车里哭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绿蝴蝶。然后就没有了声音,好像另一个人捂住了他的嘴。
文一路哭了,求求叔叔,放了弟弟吧,你们要抓就抓我吧,你们看,我比弟弟漂亮。
车里,另一个人男人低声吼道,快开车,罗什么嗦。
透过玉米杆,晨曦的光有点耀眼。文一路和弟弟失踪的几天里,家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文一路不知道。
文一路虚弱得站不起来了,身边的玉米杆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越来越浓烈。


原载2015年11月10日总1744期《语文周报》一版头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jinmaquecm ( 豫ICP备15031010号

GMT+8, 2019-3-21 08:02 , Processed in 0.0991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